• 您现在位置:w88优徳官方网站 > 个性签名 > 伤感签名 > 正文
    • 电视剧何以笙箫默经典台词 很纯很唯美的爱情伤感qq签名

      类别:伤感签名日期:2014-06-07来源:人气值:

    • 原来做梦也会心痛,痛到醒来。

      因为太在乎,所以受不起。

      你再安静也会打扰我!

      不是没想过放弃,确是始终数不到一千。 

      有一天她回来,或者有一天他去寻找。

      平静是因为有所决定,决定了要等下去。

      等你头发长整齐,不然真成了丑媳妇了。

      他们给我十年,我要默笙一辈子。 

      你转身的一瞬,我萧条的一生

      我一直很清醒,清醒地看着自己的沉沦

      那时侯的我还不明白,有一种平静,叫死水微澜.   

      有些人的伤口是在时间中慢慢愈合,如我;有些人的伤口是在时间中慢慢溃烂,如他  

      你是我的sunshine,是我想拒绝也拒绝不了的阳光。

      当他们之间已成往事,最难堪的便是一切清晰如昨。  

      如果那里天气晴朗,那你就留在那里;如果那里风雨凄凉,那你就赶快回来;把那里,把那个人完全地忘记。

      以琛,我都数了好几个九百九十九了,你怎么还不来?;赵默笙,你可知这七年,我又数了多少个九百九十九? 

      等待与时间无关,它是一种习惯。它自由生长,而他无力抵抗。

      我考虑过了,如果三年后你注定是我女朋友,我何不提早行使我的权利。

      赵默笙,你跑这么慢,我当初是怎么让你追上的?

      既然我找不到你,只好站在显眼的地方让你找到了。

      一人花开,一人花落,这些年从头到尾,无人问询。

      结局已经如此,原因已经不再重要了。

      有些人似乎注定总要相遇,而且从来原因一样。

      等待不可怕,可怕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尽头

      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,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!而我不愿意将就

      只要不去想,肤浅的快乐其实很容易】

      “给我一个理由。”他看着前方说“告诉我,你爱我。”

      从现在开始,就算我们一辈子相互折磨,我都不会放过你。

      我却忽然觉得长长的时间好像只是我回头的一瞬。沧海桑田。

      那潇洒凌厉得仿佛要破纸而出的字迹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那是以琛的笔迹,用黑色钢笔写着——my sunshine!

      一个好的摄影师能够摄取镜头下人的灵魂,而默笙捕捉不到萧筱的灵魂,也许是她功力不足,更也许是镜头下的人根本没有。

      萧筱很空洞!一种让人无力绝望的空洞,也许正是这种空洞才使她红得发紫。

      镜子里的人嘴角微微弯起,然而笑意还没到达眼底,已经收敛。

      “你觉得以琛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向恒不答反问。“冷静、理智、客观。”老袁中肯的评价。“那么这个人就是他的不冷静、不理智、不客观。”

      以琛曾经说她是sunshine,是他想拒绝也拒绝不了的阳光,可是现在她连自己心中的阳光都消失了,又拿什么去照耀别人呢?

      如果他够冷静够理智,那他现在就不会站在这里,不会和她在一起。

      “其实以琛是很好追的。”她总结自己以前的经验,“关键是要厚着脸皮死缠烂打,一哭二闹三上吊,保证他举手投降。”

      他和她,都不再是她记忆中那个单纯的少年少女,七年分离造成的裂痕时时刻刻在提醒着彼此的伤痛,也许只是细小的伤口,可是同样痛不欲生。

      以琛,不如考试的时候你在前面跑,我在后面追吧,那样我肯定跑得恨快!

      有些人似乎注定总要相遇,而且从来原因一样,比如说以玫和她。

      心仿佛被一根无形的线缠住了,一步步地靠近他,那线一寸寸地收紧。

      不是早就知道了吗,这天下之大,竟没有一个没有以琛的地方。

      从现在开始,就算我们一辈子相互折磨,我都不会放过你。

      她是他灰暗生命里唯一的一缕阳光,但这缕阳光却不唯一的照耀他。

      默笙目瞪口呆,现在的律师都是这么草菅人命的吗?

      默笙把自己的衣服挂在他的旁边,然后傻傻地看着,突然就想微笑。却又心痛。

      她恰好一片笋在嘴里,却再也尝不出那股鲜甜,咽下去,像以琛说的,有股怪味道。

      软软的身躯填满他空虚的怀抱,温暖的气息轻悄地呼吸在他冰冷的西装上。

      也许选择逛街是错误的,这么热闹的环境,只会让落寞的人更加落寞而已。

      笔画顺序错了,‘何’右边的‘可’应该先写里面的‘口’,最后才是竖勾……来,再写一遍。

      直到写完了一个“何”才反应过来。“何以琛,我为什么要写你的名字!”

      “你怎么知道我想做什么?”“一般推断。”

      默笙垂下眸子,举起手指在他心口划字。一笔,两笔,三笔……她在写……

      默笙,把头发留长。因为,那样……你就更多了一点

      你给我快点,要是敢给我学乌龟慢慢吞吞,我就一脚踩烂,一锤锤死你,再把你的头盖骨卸下来当挂件……

      “非法同居?”“合法。就是男女双方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建立的长期契约关系。”

      因为他已经是如此的累。如此的,迫不及待想要幸福。

      那时候的一切就像恶魔编织的一张网,挣扎不开,无限绝望。

      他给赵默笙机会缠他,却不给别人机会。

      这种事情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

      可是以琛很悲哀地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份胸襟。很介意。介意她心灵上的走失。

      理科生的天性使应晖固执地想找出他心动的逻辑,可是却第一次发现自己对证明这其间的因果关系无能为力。

      好在他立刻从牛角尖里钻出来,务实的个性使他决定顺其自然。

      默笙时不时的心不在焉叫何以琛。默笙嘴角莫名其妙的微笑叫何以琛。默笙忽而的落寞叫何以琛。

      原来他不过是在尽力维持着一个平静的现象,现在他醉了,再也支持不住,一切便暴露开来。原来这些年,他痊愈的只是外表,有一种伤,它深入骨髓,在人看不见的地方肆虐。

      世上最痛苦的事,不是生老病死,而是生命的旅程虽短 却充斥着永恒的孤寂;世上最痛苦的事,不是永恒的孤寂,而是明明看见温暖与生机 我却无能为力;世上最痛苦的事,不是我无能为力,而是当一切都触手可及,我却不愿伸出手去

    顶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